西游记续集背景音乐事后到底擦还还是不擦,这才是最正确做法!-友料实拍

事后到底擦还还是不擦,这才是最正确做法!-友料实拍

裴风醒来的时候只觉得阳光晒得脸庞火辣辣的疼,四周知了的叫声聒噪而刺耳。
这里是……
有些茫然地环顾四周,片刻后,他突然脸色骤变。
因为他看到了墙上挂历上的日期——2010年8月31日,也看到了房间里似曾相识的一切!
“2010年暑假的最后一天?”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被上仙宫十仙和天妖盟七大天妖围攻,坠落天魔崖了吗?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难道说……我真的回来了?!”
裴风瞳孔猛地一收缩,神情骇然。
此刻,他的心中浪潮滔天,震惊莫名!
良久,他才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双眼,嘴角泛起了一丝难以名状的苦笑。
“看来是真的了,这真是无心插柳,造化弄人……万万没想到,我没有死在仇敌的围攻之下,居然阴差阳错地又回到2010年的地球了!”
记忆,像炸开了锅一样,在他脑海中肆虐弥散了开来。
头痛欲裂,裴风用力地抓着头发,眉头紧锁。
不知是不是因为重生再世的原因,他的记忆变得非常混乱,2000年仙魔妖界的记忆和曾经已经非常模糊,如今却又渐渐清晰起来的前世地球生活记忆纠缠在一起,杂乱无章,支离破碎,让他一时之间难以适应。
半个小时过去了,他终于长吁了一口气,缓缓放下了双手。
前世发生的所有……他七七八八都回忆起来了!
2010年8月31日。
上一世的这一天他记的很清楚。
抵达沪市的第一件事,就是他跑去沪市南明高中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因为上一世他性格怯懦自卑,害怕与人相处,不愿住进新学校的宿舍。
上一世高三这一年,因为焦急他成绩的原因他父母特地把他从姑苏市送到了沪市南明高中,希望在这所沪市最好的高中学习一年能让他成绩有所改观,考上一所不错的大学。
两室一厅,简装修,还不错,熟悉的感觉。
就在他正四下张望之际,突然,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一切仿佛似曾相识,这是……申姨的手机号码吧?
没错。
上一世的2010年8月31日上午,申姨第一次打电话给他,那天也是他和申姨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面。
想到申姨,裴风嘴角不觉泛起一丝淡淡笑意太仓扬帆网,他摁下了通话键:“喂。”
“喂,是小风吗?”
“是我,您是申姨吧?我已经到上海了。”
“啊?你已经到了?你妈跟我说你要下午三点才到王中和啊!”
裴风嘴角泛起一抹笑意金陵船厂。
上一世,就是因为想提前来学校这边租房子,所以他是瞒着父母凌晨出发的。
“你在哪?要不要阿姨去接你?”
“不用了,申姨,你把地址发给我,我直接打的过去找你吧。”
“嗯,也行。地址发给你了,小风,快点过来,阿姨等着你。”
“知道啦。”
挂上电话,裴风笑着摇了摇头。
就像记忆中一样,申姨对自己还是那么热情。
申敏,他父母的大学同班同学,母亲大学时代最要好的闺蜜,典型的上一代白富美,也是父母爱情的真正见证人。
上一世,在沪市的那段时间,申姨一直都很照顾他,给了他很多帮助,甚至还动过撮合他和她女儿的念头。
从17岁开始,一直到25岁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9年间,无论他遭遇了什么样的变故,生活发生了如何天翻地覆的变化,申姨始终待他像自己的儿子一样。
对他而言,在他母亲离世后,申姨是让他感觉最温暖,像极了他母亲的人……
申姨,是上一世为数不多的真正对他好的外人。
虽是外人,胜似亲人。
这份恩情,他一直都记得。
这一世重生回来,申姨是他最想报答,也一定要报答的人。
…………
南明高中在崇安区,申姨家所在的黄龙府邸也在崇安区,距离南明高中不远,出租车10分钟就能到黄龙府邸的大门口。
坐在出租车上,裴风趴在窗边,任由风吹在脸庞上。
外面阳光明媚,他的眼神却一片冰冷。
冰冷中……还透着很复杂的情绪——仇恨、痛苦、悲恸、思念、萧杀,五味杂陈。
记忆……就像一幅极长的画卷,在他脑海中渐渐展开——
2000年前,年仅25岁的他在万念俱灰的绝望中嘶吼着冲向了一辆高速行进中的重型货车,选择用这种愚蠢而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可他却并没有死,而是穿越到了一个叫做“仙魔妖界”的奇妙古武世界。
也许是因为那绝望的纵身一跃突破了心魔的缘故,在这个陌生的仙魔妖界,裴风性情大变,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一反之前在地球上怯懦,软弱,自卑,不敢抗争的性格,决然选择了最为凶险的修魔之路。
修魔之路唤醒了他血脉之中惊人的修行天赋,2000年的漫长岁月,他战正道,战邪道,战人战妖战魔,战天战地,战神战仙,踏出了一条累累白骨,血流成河的至尊修魔之路,威震整个仙魔妖界!
开创天魔宗,被整个仙魔妖界奉为“大天魔”惊爆草莓,修为臻至最巅峰的渡劫期,可惜,最终他连天劫都没等到就陨落在了强敌的抵死围攻之下……
不,不是陨落,是又回来了!
他深吸一口气,试着感应了一下体内,这一感应,他愣住了。
他发现自己一身臻至化境的修为竟然完全消失无踪了,就连他的元神都彻底消失,毫无痕迹了!
“呵呵,这是春秋一梦吗?”
他抬头看着窗外炽烈刺眼的阳光,苦笑着自言自语道:“2000年疯狂而决绝地修魔,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返回地球,可没想到到头来……却以这种方式回来了,什么都没了钱江龙,2000年的努力彻底付之东流了!”
“魔力、神通、魔元、魔心,法宝神兵,全都消失不见了,如今的我……又变成当初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裴风了!”
胸口剧烈起伏着,凝望窗外良久,他眼中突然闪亮起了炽烈的光华,仰头大笑道:“罢了,罢了郭冠英!这样也好!我终究还是回来了,哈哈哈哈——!”
“梦回少年时代,一切重头再来!这一世,我要再修魔道,弥补前一次的不足,修成真正的无上魔道!”
“这一世茼蒿炒肉,我要让上一世所有侮辱过我篇篇情,欺骗过我,伤害过我的人全都跪倒在我脚下!”
“这一世,我要让上一世每一个遗憾都不再成为遗憾!”
“这一世,我要挺起胸膛,绝不退缩!爸,妈,阿柔……”
说到“阿柔”这个名字,他眼中倏地闪过一丝颤栗,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他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再次缓缓响起:“爸,妈,阿柔,我裴风……又回来了——!”
不一会,出租车停在了黄龙府邸的大门口。
司机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怪物一样,接过钱嗖地一下就开走了——坐个出租车又笑又叫,一会疯癫,一会恍惚,一会喃喃自语的乘客他还真没见过,这小子十有八九是个精神病!
……
以南明高中为中心,方圆5里之内是崇安区最高端的居住区,80%以上都是别墅区。
黄龙府邸算是这其中比较不错的一个别墅区了,但还不算是最好的。
黄龙府邸里一共只有40栋别墅,都是欧式的三层别墅,每家每户都自带一个小型花园,彼此间相隔较远,这种类型的别墅,又是在沪市崇安区这样的地段……绝对是价值上亿的高端豪宅。
申姨家是02号别墅,就离黄龙府邸大门不远。
刚进大门,裴风就看到了不远处小花园门口两个熟悉的身影。
两个大美女。
一个明显是少妇,看上去三十多岁,风姿绰约,容颜姣美,保养得极好,一看就像是那种有钱人家的太太。
她身边的则是个漂亮小姑娘,十六七岁的样子,长发飘飘,身材纤瘦,大长腿,容貌和少妇颇有几分相像,但明显要更靓丽出众一些,但没少妇看着那么亲切,神情冷淡中透着一丝骄傲。
申姨……
裴风脸上现出一丝微笑,快步走了过去。
两个都是故人,三十多岁的少妇自然就是申姨,旁边的小姑娘则是申姨的女儿——徐璐。
记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东区钓具,时隔整整2000年,有些记忆依旧刻骨铭心,恍若昨日,西游记续集背景音乐比如阿柔的一切,比如申姨……有些却已经很模糊了,支离破碎,只隐约记得一些片段了,比如申姨的女儿徐璐。
高二暑假,17岁,懵懵懂懂的年纪。
严格意义上来说,徐璐应该算是他的初恋,他第一个真正喜欢上的女孩子。
沪市是华夏的时尚之都,沪市的女孩子也是出了名的漂亮、时尚、自信,魅力四射。
当时,他第一次离开父母独自来到沪市,第一次接触到徐璐这样自信王依梓,美丽,洋气,特别会打扮的白富美,瞬间就情窦初开,怦然心动了松田芳子。
裴风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现在想想真是好笑。少年的情愫,总是来得那么地突然,那么地猝不及防,呵呵……当初的徐璐又怎么可能会瞧得上家境普通,懦弱卑微的自己?”
想起当初在全班面前被徐璐无情拒绝,被罗逸兴当众羞辱、嘲讽的场景,他不禁轻轻摇了摇头——也正是那次莽撞冲动的告白,让他遭受了严重的打击,一下子变得极度自卑,之后一直到死都没能走出那种如蛆附骨般的阴影伏羲骨。
罗逸兴,静华区区长的儿子,他和徐璐的高中同学,校学生会主席,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徐璐的忠实追求者,上一世高三那年曾经多次当众羞辱和殴打过他。
“是小风吗?”
一个清亮柔和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离着老远,申姨冲他招了招手,一脸灿烂的笑容。
裴风快步走了过去:“对不起,申姨,让你久等了。”
“哎呀,都是大小伙子啦,时间过得真快,上一次阿姨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在你妈的怀里呢。”
申姨笑吟吟地打量着他,眼中透着说不尽的欢喜。
“来,给你介绍一下四神集团3,这是我的女儿徐璐。”
“她和你同岁,小你20天,后天开学你们就是同学了,在一个班上课,到时候你们可要互帮互助哦。小风,璐璐成绩不错,学校里朋友也多,你初来乍到的,有什么不懂或者不明白的就问她,知道了吗?”
裴风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我会的,申姨。以后璐璐就是我妹妹,在学校我会照顾她的。”
照顾?
到底谁照顾谁?
四目相对,相互的打量,裴风神情淡然,徐璐则目光微冷,眼中则带着一丝审视和挑剔的意味。
这就是母亲口中念念不忘,赞不绝口的裴风?
个头才175的样子,二等残废一个。
人很瘦,没什么肌肉,显得有些单薄。
相貌倒是还算秀气,但也只是秀气而已,而且看上去好像有些懦弱,气质也不行,和身高185,帅气自信的罗逸兴比起来差远了。
穿着……
徐璐倏地皱了皱眉头。
明显是一身淘宝爆款,完了,一会庄绯雨肯定要嘲讽我了,真丢人……
本来以为这个裴风有多优秀呢,真没想到……比起罗逸兴他们差远了!
徐璐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
这一闪而逝的眼神没有躲过裴风的眼睛。
果然,还是像上一世一样,她们这些富二代圈子里的人习惯了用有色眼光看人,看长相,看穿着。
裴风静静看着徐璐,心中不由叹了口气。
当初这个少女让他情窦初开,痴迷不已,还因此变得自卑敏感,陷入了很长一段的情感阴影期,现在回头再看……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他已经不是2000年前的他了,回过头来再看这段青涩而不堪的单恋……除了苦笑叹息,他真的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
这个徐璐,曾经无情地伤过自己,但她却也是申姨的女儿,于情于理这一世自己也该保护好她——保护好她,也就是在报答申姨。
“你好,徐璐,我叫裴风,开学我们就是同班同学了,以后在学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找我。”
徐璐原本想嗤笑一声,但又觉得当着她妈的面这样做不好,便掩嘴轻声一笑道:“你能帮我什么忙……不过,好啊,你可要记得你说的话啊。行了,快进屋吧,我妈都念叨你好几天了,今天为了等你,还硬拉着我一起等,害得我的闺蜜只能等我——对了,妈,任务完成了,一会吃完饭我和小雨她们去逛街了啊。”
“去吧,一点耐性也没有,真没礼貌……小风,你别见怪,璐璐从小被我骄纵惯了,性子有些傲。”
“没事,申姨。”
“走,咱们进屋吧。”
裴风微微一笑,跟着申姨和徐璐走进了别墅。
申姨家是纯中式的古典风格装潢,客厅里全套红木家具,精美的青瓷花瓶,山水屏风,到处都放着盆栽,墙上挂着一幅竖幅的巨大水墨画,上面画着一座云遮雾绕的高山,一只苍鹰立于山巅,展翅欲飞,目光凌厉,霸气凛然。
客厅的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正在低头看着报纸。
一丝不苟的大背头,戴副眼镜,帅气儒雅,嘴角泛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裴风眼睛微微一眯缝——徐璐的父亲,徐广义!
说实话,徐璐是有自傲的资本的,除了容貌身材,还有就是家世。
母亲申姨家里是做生意的,几千万身家葡萄园夜曲,非常殷实,她父亲则是沪市市发改委办公室主任,这个职位虽然看上去一般,但却是真正的实权职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静华区区长遇到徐广义也是要点头示好的,毕竟一个是区级,一个是市级。
不过,裴风对这个徐广义却没有什么好感。
他们夫妻俩感情其实并不好——上一世,徐广义在外面包养小三,转移钱财,明目张胆,瞒天过海,惹得申姨非常伤心,这一世……他是绝对不会再让徐广义这么欺负申姨了!
“徐叔叔,你好。”
徐广义扭过头,有些诧异地看着裴风:“你是……”
他开了一上午的会,刚到家休息了片刻,压根就不知道裴风今天要来的事——平时,他的工作非常繁忙,家里的事申姨一般都不跟他说,免得他嫌烦。
“爸,他就是妈这几天一直唠叨的裴风啦,苏姨的儿子。”
“噢……苏梦怜的儿子裴风是吧?来来来,坐。是来南明高中上高三的吧?我听你申姨说起过。”
徐广义脸上挂着笑意,但眼中却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这丝不屑一闪而逝,却被裴风敏锐地捕捉到了。
上一世,这个徐广义就根本瞧不上他,因为他母亲是普通教师,他父亲是小培训机构老板,这样的家庭……根本就入不了徐广义的眼。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徐广义问的无非就是些有关家世、地位的问题。
裴风有一说一,很坦然,徐广义却越问脸上的笑容越淡了,一旁的徐璐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却对他越来越失望了。
这个裴风……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工薪阶层,和罗逸兴他们差太远了!
几句话下来,徐广义已经彻底没兴趣问了蔡敏莉,但毕竟进门是客,也不能不理,他问起了学习方面。
“小风,你平时学习怎么样?”
“一般,年级里排名一百多名。”
徐广义眉头微微一皱:“你以前在什么高中的?姑苏市第一重点高中?”
“不是,普通重点高中。”
这下,就连徐璐脸上都显出了非常不屑的神色。
她可是在年级里排名前三十的,沪市南明高中的年级前三十,真正的尖子生!
这个裴风……妈不是说他又聪明学习成绩又好吗?
长得平平无奇,家境一般,成绩还不好,真是差劲!
就这种人还号称要帮助自己?
真是笑死人,吹牛倒是一等一的!
听到裴风这么一说,徐广义脸上的笑容也彻底不见了。
他盯着裴风坦克埋伏战,皱眉道:“小风啊,现在既然来南明高中学习了,就把所有心思放在学习上吧,平时少想着玩了——学习是最重要的,争取考上一所好大学,这对你以后很重要。”
“知道了,徐叔。”
徐广义瞥了一眼一旁徐璐的表情,心中放心了一些。
“看璐璐这样子……明显很看不起这小子。也是,以她的眼光,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种人。”
申姨是有想撮合裴风和徐璐的心思的,这点徐广义也知道,但这一接触下来,这件事在他心里已经被彻底否决了。
他身处高位,平时见过的高官子弟,富家公子很多,这个裴风……无论是样貌姜沛佩,身世,谈吐,成绩,各方面都差的太远了!
“看来得打消老婆的心思,这个裴风根本配不上璐璐啊!”
徐广义面上不说,心中却是直摇头。
…………
一顿中饭吃得很是尴尬。
基本上就靠申姨在撑场面,徐广义吃了几口就借故单位开会先走了,徐璐则全程黑着脸,一句话也不说,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自顾自吃饭。
“璐璐,要不一会你陪小风去买点生活用品吧?他初来乍到的,又是在校外租房子住,肯定考虑不周详,你帮他把生活用品购置全了。”
“妈——!小雨她们在等我逛街啊!”
“闺蜜逛街哪天不能逛?先陪小风去买东西,这事没得商量!你这孩子……太不懂事了!”
徐璐有些委屈地扁了扁嘴,没再抗争——老妈的话她不敢不听,但这么一来,她心里对裴风更加厌恶了。
吃完饭,裴风和申姨寒暄了片刻,便起身告辞了。
花园里停着两部车,一部红色奥迪A8,一部银色宝马Z4。
其实之前还有一部黑色的奔驰房车,那应该是徐广义上班用的专车。
刚开出黄龙府邸大门,红色奥迪A8就突然停了下来。
上车时徐璐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那是做给申姨看的,现在……她脸上已是一丝笑容都没有了,冷若冰霜。
“我还有事,你自己打个的回去吧。”
她连看都没看裴风一眼,冷冷说道。
本以为裴风会错愕,甚至是腆着脸央求她带他回去,谁知道他只是扭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就默默点了点头,径直下车,站在路边左右观望了起来。
看着裴风的样子,徐璐心中突然又有些不忍心了。
人家毕竟是第一次来沪市,双方母亲的关系又极为亲密,两人又要在南明高中做整整一年的同学……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
“你……认识路吗?”
裴风点了点头:“认识,你去忙你的事吧,我没问题的。”
徐璐瞥了他一眼,心中暗叹:“其实这么做也好,直接断了他的念想,免得他以后想入非非,心存侥幸……只要他没了念想,妈想撮合我们俩这事也就不好开口了。”
看着扬长而去的红色奥迪A8,裴风轻轻摇了摇头。
这个徐璐,其实人不坏,只不过公主病太重,而且人很单纯,太容易相信人。
上一世,徐璐最后的结局很悲惨。
罗逸兴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他给了徐璐梦幻般的初恋和美好的大学校园生活,但两人结婚后,罗逸兴却很快就暴露了本质。
家暴,虐待,欺骗,包二奶,养小三,吸毒烂赌……最后徐璐不堪折磨,精神失常,住进了沪市精神病院,徐家也因为罗逸兴最后骗钱逃往海外而损失惨重,变得一贫如洗。
这一世,裴风当然没兴趣和徐璐重续前缘,但徐璐他还是会救的,不为别的,为了申姨。
……
缓缓走在回去的路上,裴风对四周车水马龙的嘈杂声音置若罔闻。
记忆……又像潮水一般涌上了他的心头。
前世,他的故乡是苏省姑苏市。
他的母亲叫苏梦怜,来自姑苏市一个很普通的工薪家庭,是个典型的水乡女子,性情温婉,楚楚动人,弱柳扶风。
他的父亲叫裴少云,来自华夏帝都的一个大家族,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豪门望族,即便在整个华夏,这个家族都是声名显赫,排在前列的。
父亲母亲是大学同学,一见钟情,自由恋爱,私定终生。
可是因为两家相差实在太过悬殊,这段感情……根本没有受到裴家的祝福,相反,遭到了裴家极力的反对和排斥!
真爱无敌,为了和母亲在一起,他父亲最终决绝地和裴家彻底断绝了关系,何孟怀从此和他母亲一起生活在了姑苏市。
没有了裴家的庇佑和依靠,裴少云自然也就失去了平步青云,展翅高飞的前途,夫妻俩一个做老师,一个开了个培训公司,培训外语,日子过得倒也轻松惬意,美满快乐。
在他10岁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爷爷和他父亲裴少云的关系得到了缓和,他爷爷终于松口,愿意承认他母亲和他儿媳和孙子的身份了,并主动邀请他们一家回帝都团聚过年。
可这个看似值得庆贺的契机……却是裴风他们一家真正悲剧的开始!
裴少云当初断绝和裴家关系的举动本就是触了裴家的逆鳞,属于大逆不道,极为耻辱,让裴家颜面扫地的丑事,现在这个被贬为庶子的前太子还想回来,甚至还想重夺帅位?!
这无疑是触碰了裴家后来上位的那些既得利益者的底线!

2017-10-27  •  浏览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