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奥林匹克花园二十三年前《咬文嚼字》咬了“上海交大”-春源视界

二十三年前《咬文嚼字》咬了“上海交大”-春源视界
长期以来,上海交通大学与交通大学的概念被人为混淆不堪。
比如我们介绍陈赓大将,“一九五三年~一九六一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院长兼政治委员”,我想无论是国防科技大学还是哈尔滨工程大学,恐怕不敢改为“一九五三年~一九六一年,任国防科技大学校长兼政治委员”或“一九五三年~一九六一年,任哈尔滨工程大学校长兼政治委员”文游台论坛。
但是,交通大学的历史名人被就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或被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情况目不忍睹。


上海交通大学官网的校史沿革
其实,在1959年以前邓碧莹,是任何一个人也不可能毕业于并不存世的“上海交通大学”的李白行路难,而只能毕业于交通大学,从而也就是中国五所交大或西安、上海两所交大的共同校友(根据其历史时期有区别)。而写为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空中一号,其校友地位就被上海交通大学独吞了。
有鉴于此,为正视听,年内刚刚创刊的文化期刊《咬文嚼字》(创刊发行于1995年1月,发行者为上海文化出版社,主要内容则为纠正媒体艺人、名家作品以及社会上流行的错别字、错误句法、文法。因内容颇具特色,《咬文嚼字》已成为中国境内汉语文化品质“捍卫者”角色,并共发起了多次“社会查找错字活动”,并造成一定影响),就对这个现象进行了指摘批评。
这也可以说是上海文化界对自己身边文化历史错误的揭短。


今天我们必须指出花椒肉,上海交通大学不仅不等于交通大学,也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不了交通大学小撒探会。交通大学迁往西安,当时考虑支援上海的方式其实考虑有成立多所工业学校:上海造船学院、南洋工学院、上海机电学院。在历史的重大关头金币推土机,只是因为要解决小部分不能及不愿迁往西安的师生问题(要注意当时上海造船学院已经成立韩宜邦,南洋工学院筹备机构已经运行,这些不能或不愿西迁的师生不包括这两校的人员)魂武双修,实施了一个交大、分设两地、主体迁出、龙头在西(主要党政领导和力量放在西安)的方案大卫石膏像。后鉴于当时的情况,管理不便,而将上海造船学院、南洋工学院合并进交通大学后,上海部分实力也足以称任禁区之门2,遂于1959年交通大学的两个部分分别独立为西安交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肉蛾天。





也就是说交通大学西迁方案制定及其更张过程中,如果不是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变化,特别是《论十大关系》的发布,使得上海的战斗前沿地位有所缓和,工业建设机遇有所突出。则交通大学留在上海的种子,则应该是书写为上海造船学院、南洋工学院、上海机电学院。那么这样几所学校的历史书写,将无一不是脱胎于交通大学或由交通大学与其它大学的系科调整合并成立。其在向交通大学、南洋公学追溯时的用词,罗艳芳则应该是最早可溯源于成立某某年的交通大学某某系科之类,与大连海事大学、上海海事大学的历史书写类似西安奥林匹克花园。交通大学留在上海的力量大概也应是差不许多的。特别是上海造船学院,一度很不情愿重新并回到交大,而只能采取合作的方式上外静小,保留了其院部东湖棋院,其实造船相关专业是交通大学上海部分的核心实力。其他方面的专业上海师资缺乏,也都是重新招生,没有高的年级,因为在1957年7月29日,交通大学向高等教育部呈报了解决迁校问题的方案。在专业设置上,原则为:
1.新专业及理科专业设在西安。
2.机、电方面主要专业,西北需要的专业以及上述专业有密切关系的专业同居损友,设在西安。
3.适当照顾上海的需要,与结合学校的具体情况,在上海设置机、电方面的若干专业。
4.高教部按统筹安排的原则调整到交大的专业,各按原所在地区,分别设入两部分。
加之后来上海交通大学又把一部分运输类专业调整给了华东交通大学。因此老交大的底子留在上海的是很窄小的。当然,一部分老教授留了下来,但是这是很自然的,老教授固然是宝贵财富,但是不是有生力量,加之无论如何我们不能过多打那些离退休人员的主意和算盘。他们更多是养老的问题,而不是构成实力的问题,更不是支持西迁与否的问题。当然啦魏县梨花节,他们有发挥余热,这也是正常的。
我们不反对大家在叙述历史时讲好交大故事,但是把交通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因为其地理因素混为一谈,把更能代表交大的西安交大完全回避掉,是不对的。交通大学在重庆时,也俗称为重庆交通大学以替代“国立交通大学重庆总校”,今天的重庆交通大学在叙述历史名人时就多多书写其毕业于“重庆交通大学”,这难道很正经吗?
讲好历史故事,弘扬西迁精神!

2016-09-02  •  浏览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