蚌埠市工商局书法、易学、中医,二十年外企生涯后,她铅华尽洗,在传统文化自修中踏实自得-斋心习字日课

书法、易学、中医,二十年外企生涯后,她铅华尽洗,在传统文化自修中踏实自得-斋心习字日课

认识刘畅的机缘很妙。有一次和客户约开会,我因为早到又正对文房起兴趣便溜达进大堂里的楠书房。
店里隐隐透着木质的幽香,接待我的两个姑娘,娴静清秀,聊得很好。相谈间,她们告知我若是想学书法可来体验,便给我看了老师的字。一见之下,我就说,“我想认识她”。因为,她的字有难得的清气。

古人说,“书为心画”,写字并非求“书”的技能,而是理内心之“法”。果然,我和刘畅的交谈,虽以写字为因由,但实际听到的是她自己一路揣摩的自学之法刘华强原型。
她并非艺术专业出身梧桐灯,是典型的自修之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由来于在外企二十年的工作经历。那时的跨国公司中国总部很重视中国文化的研究,反倒给了她不少培训的机会。

她说自己是“下班比上班还忙的人”,摄影、健身、骑马,十多年里尝试了各种想到能玩到的事儿,不亦乐乎。
回头审视,才发觉从06年开始,她不经意间进入了一个学习模式的生活。而步入写字,不过四年,14年春节本是邻居相邀写小楷的《道德经》,竟是她就此入了道。

精力有限,学习需谨慎,自那之后她便将学习集中在了中医、易学和写字。其中的缘由,她用了曾国藩的一句话来回答我:“自古读书之人,无不读《易》,无不悉医”。
“医则调身,易则调神”,读书人首要是要照顾好自己的生活,保持身心的健康,才有资格谈其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清晰地记得脑后瞬间一惊,觉得自己白读了这些年的书。

我问她“为何写字学习是大面积失败的事?”,她的看法让人信服。其中两点:一是“人”,书法字体如此之多,很多人未能学好,是没有探究书体背后的原因,直接拿别人的结果来写,便觉得难;二是“心态”,最大的误区是对自己要求过高,而对艺术类学习的难度又估计过低,便觉得心累。所以,要学会原谅自己。

我们一路探讨,她的言语并不玄妙,将自己一路学习的“心法”细述得在理而又入心。让我联想起,月初和止庵、史航两位老师去东京柳宗悦故居改造的日本民艺馆。
柳宗悦是日本的“民艺之父”,他的儿子是日本当代设计大师柳宗理。备受推崇,是因为柳宗悦将原本无名工匠的工造之美,体系化理论化后提升成为“民艺”二字,一手推动了自上世纪20年代兴起的民艺运动,让日本的传统文化在大众能感知的自然、实用之美中得以保存。

开书店这十几年,在商业和理想之间不是没有过权衡,所幸纠结不多。归根结底,是深信唯有“文化”是取之不尽的财富,上至国家,下至个人。
而“写字”便是这最轻巧的入门。很幸运,此时,我能遇到刘畅。


下班更忙 学习模式开启
Lu:你是从小就受到传统文化吸引,还是突然某个节点转向这方面?
Liu:我从小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外公是建筑工程师,看过很多书。在我小时候印象里,读书人就是名牌大学毕业,看过很多书。所以我走的也是体制内教育,读完大学后,在国企待了两三年,就去了外企。
我对中国文化的喜爱,也是从外企里培养起来的。他们对中国文化研究的非常深入,我们写给大老板的演讲稿里经常用到《道德经》卫夫子。当时,我就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更应该好好学习一下,所以开始从头学习传统文化经典。

Lu:到现在为止,你一共学过多少样东西?
Liu:在外企十多年的时间里,我不停地在尝试各种各样的事情,摄影、健身、骑马……想到能玩的我都玩,下班比上班还忙,所以周围的朋友、同事都觉得我的生活一定很累,但事实上我一点也不觉得累,反而玩的不亦乐乎。
当时史蒂芬·柯维的《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对我影响很大,书中提到“大石头”原则,我觉得不管时间管理,还是人生管理,我们都要重视那些对我们真正重要的“大石头”。我把这个原则放在了日程表里,每年每月每天都有计划的过,而不是随便地安排时间。
另外郑祺宁,学一样东西,它必须有持续的吸引力,我才愿意去学。我现在持续学的有中医、易学、写字,还有用新的方法读书和写作。以前我觉得人应该充满好奇心的活着,但是慢慢摸索下来才发现精力是有限的,学习要谨慎开始,做出正确选择,然后好好做到结束。所有的事儿都是通的,当做好一个的时候,回头再玩别的,真的是一样的。

▲刘畅植物线描勾线作业
Lu:为什么要学易学和医学呢后西辽?
Liu:曾国藩讲,“自古读书之人,无不读《易》,无不悉医”,以前的读书人懂这些的,《红楼梦》里有一个细节,贾宝玉他们拿着御医的药方在批评。
易学和医学,一个用于生活,一个用于自己的身体健康,读书人首先要照顾好自己的生活,保持身心的健康状态,然后才能称得上是读书人,而不只是拼命了解很多知识。学习易学、医学、毛笔字,对我来说都是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入口,这背后的文化滋养比技艺本身给我带来的收获更多。

Lu:以前的中医跟现在有什么区别吗?
Liu:现在日本、韩国、台湾这些地方都把中医称作“汉医”暗香诀,因为他们认为汉以前的医学才是对的,现在的中医学院一般都按照西医的方法学习中医,所以我们看到现在的中医都是坐在诊室,病人挂号看病。以前的中医都是要行医的,就是到病人家看病,去了以后不只看病人,还要看周围环境,如果是重患郭汝瑰,还要住下来,亲手熬药。
我觉得古人对于生活的理解,实在太讲究,越深挖越会被吸引进去。楠书房这边有古式镜子,平时木头一面朝外,因为人平时在家的时候不会总翻镜子。我昨天还看到一副字,“人生苦短,保持高级”,我觉得人生不是一定要达到什么,但是一定要认真地生活。段曦

Lu:我觉得你是一个特别会吸收的人,在任何环境下都有好的学习态度,这是如何养成的?
Liu:我的一位书法老师说过,“当我们放下得失心与功利心的时候,会获得更多”,对于学习没有了得失之心,反而更能享受学习的乐趣。我现在的学生里经常有这样的情况:一个字写不好,这一篇作业都比实际水平差很远,心情被这一笔就打败了。
其实,我们去看古人的书画,也会发现写错的字,只是逢错在旁边点上三个点长官爱人,有的甚至点了连续五个字的点,徽宗的草书《千字文》也有写错的地方,有什么关系,对自己好一点。给自己耐心从不好变好,当对自己有了耐心,对周围的人和事物也会柔软很多。

▲刘畅临冯本《兰亭序》

重在心态 书法自修之法
Lu:让你真正开始写字的缘由是什么?
Liu:2014年春节的时候,邻居约我一起写字,我们就从小楷《道德经》写了起来。当时工作中有一些没解决的事情,闷在心里不舒服,当写到《希言自然》的时候,我一下子就被震住了,它讲天不可能一直在下雨,暴风也不可能一直都在刮,更何况一个人,你怎么要求他一直都一样。我当时觉得原来如此啊,瞬间生活中很多困难和烦恼都化掉了。
七八天的假期,我写了很多,越写越觉得滋养无穷。赵孟頫在距今七八百年年的时候写下这篇字帖,而《道德经》再往前两三千年,我的朋友圈子一下子就拉长成纵向时间轴,不再拘泥于眼前周围。我以前也买过印刷体《道德经》,手机app也有风间仁,但是从来没有认真读过,因为有了书法之美,才让我能一字一句去感应它。

▲刘畅临赵孟頫《道德经》
Lu:学习书法的时候,你怎么找到合适的老师?
Liu:当一个人特别想要学习一样东西的时候,蚌埠市工商局一定会花大量时间做研究,慢慢找到最适合自己的老师。我学习书法经历了三个老师,有的重视技术,有的则偏向内容。我觉得如果艺术类课程完全讲究技艺的话,只要有足够的练习时间就能掌握。但是比技艺更重要的是文字承载的内容,这恰恰是很多书法教学容易忽视的。
Lu:你会给自己安排每个阶段的学习目标吗,比如一个阶段练习笔划,再有一个阶段研究字体?
Liu:我觉得这些事情不应该分的那么开,临帖是一生都要做的事儿,隔一两天就要写一写,而且所有的书体都要写。每本贴,短的写两个星期,长的写两个月,等眼睛和手有高度训练之后,会越写越快。
每一本贴都有自己的笔法,当你达到要求了,自然而然就进下一个阶段,所以不用把各种字体分开,所有字体都是一件事儿。

▲刘畅临钟繇《宣示表》
Lu:在书法学习过程中,你最重视的是什么?
Liu:人。他的老师是谁,他如何成长成现在这样?如果我写了他学过的所有书体,那么写出他现在的书体就容易很多。现在的书法字体那么多,很多人觉得没有能坚持写好的,就是因为没有探究书体背后的原因,直接拿别人的结果来写,那太难了。
书法是艺术的一种,所以有它的难度系数在,需要有设计地训练。现在很多教写字的老师,就是让学生不断练习,一直写,到最后好像有点像了,其实经过系统练习之后,能看出很多细节表现的不够好幻想联盟。

▲刘畅临伊秉绶隶书
Lu:在带学生的过程中,你觉得大家有什么学习书法上的误区?
Liu:我觉得最大的误区就是对自己要求过高,过度低估艺术类课程的难度,最终导致学习中落差很大,一开始就觉得很累。我觉得一个好的开始是先给自己建立一个耐心,原谅自己,允许自己成长。然后,踏踏实实写起来,熟练掌握手法,然后在学习过程中建立一个完整的内容学习体系,这个比写字写多好还要重要。
Lu:你跟自己学生的相处更像一种分享,你教学的心态是怎样的?
Liu:我真心觉得自己写字在古人面前就是小学生,我只是比别人早写了一点儿,跟大家分享一个方法而已,所以跟我一起写字的人都像又回到了小宝宝的状态,大家一起没有压力地玩耍。


学和玩 生活自足状态
Lu:写字以外,在生活中有什么兴趣爱好,你理想的生活状态是怎样?
Liu:现在我生活排序中把学习放在第一位,了解传统文化的内容,把自己以前买的课都补回来,所以我每天上午基本都在做功课,下午去一下健身房,随着年龄增长,健身和不健身差别非常大,然后下午再晚一点的时候,闲散下来,看一会儿书,我还有狗,我需要照顾它们,和家人在一块待一下,9点钟睡觉,5点钟起床。当我学习和玩的东西特别多的时候,生活就处于一种非常自足的状态。
Lu:你是我朋友里第一个把学习摆在第一位的,学习之于你的意义是什么?
Liu:我觉得无论在人生的任何阶段,学习都会让一个人变得踏实起来,无论外界如何改变,自己内心有一种自在,这个是可以支持你坦然面对生活的一切困难。我身边很多朋友跟我说过,“你带我玩吧”,等我说要开始的时候,他们说不行。大多数人都有一个“等什么时候……,再……”的句型,所以我觉得还是随缘,什么时候该开始了自然会开始,没有那种非要怎么样的心态。

▲刘畅临褚遂良《倪宽赞》
Lu:你基本上一直按照自己内心定的节奏在生活,不太受外界的干扰,那你怎么看待欲望这件事情?
Liu:那天我们也在讨论,如果划一道线,上面是欲,下面就是贪,欲太多了就变成贪。就像我的学习一样,你能感受到是一种特别松弛的状态,我没有把自己规定到一定要怎样,欲望需要有一个积极向上的精神,而不是一定要达到怎样的目的。
所有的事情是一个本我,外面有一个妄我,妄我都是基于我们对知识的片面了解,今天我们知道再多也是有局限性的,所以一定要通过学习,把这些妄我一点一点消磨掉,让本我显现出来,当本我出现的时候,本身是自足的开心的,就不会对别人要求太多了。

▲刘畅临赵孟頫《心经》
Lu:学习了这么多,也读了很多书,你觉得最值得推荐的有哪几本?
Liu:上班族,我推荐看《新世界灵性的觉醒》,关于情绪的自我控制。还有一本对我20岁以后生活影响很大的书《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我觉得它是一本生活使用手册,需要大量实践疯狂的贵族,也需要跟家人朋友一起分享,才能一起往前走。
如果想要开始学习艺术类课程的话,我建议读《刻意练习》。如果已经开始了,我建议读《黄帝内经》,搭配梁冬和徐文兵老师的音频,还有一个就是《道德经》,不要像看小说一样看,一定要拿笔,哪怕是签字笔,每天写一下,大家都觉得古文读起来有困难,其实一点都不难懂,写一下就都懂了。

撰文 ?Miss鲁摄影

2015-03-07  •  浏览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