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雄兵乾隆帝为何把袁崇焕抬上神坛?-大众文摘杂志社

乾隆帝为何把袁崇焕抬上神坛?-大众文摘杂志社

小编推荐:
一个可以让你更健康的靠谱公众号

我是分割线

一忠一奸
袁崇焕或许是晚明惟一的救星。他半路起家,弃文从武,以一腔肝胆与热血苦撑晚明危局。如果得到明朝皇帝的信任,或许能够挽狂澜于既倒,也只有他才有可能让明朝起死回生。可是,袁崇焕虽忠心鉴日月,热血洒疆场,却被皇太极略施反间计,明朝末世皇帝崇祯就将袁崇焕以叛逆之罪逮捕入狱,“遂于镇抚司绑发西市,寸寸脔割之”。千刀万剐,一块肉一块肉地用钝刀子割死,而每割一块肉,“京师百姓,从刽子手争取生噉之得其一节者,和烧酒生啮之,血流齿颊间,犹唾地骂不已”。
如果说袁崇焕是大清的死硬对头,那么钱谦益就是大清的现世活宝。
钱氏食明禄食了60多年,大清剑指南明首府南京城那会儿,钱谦益还当着南明政府的礼部尚书加宫保,按他自己的说法是,明朝对他是“皇恩似蚂蚁雄兵海”。可是清军兵尚未临城南华八怪,钱氏却以明清一代文坛领袖相号召,率领一班文臣投靠清政府,并到处写信,到各地劝降陈进生,再以投降劝降有功东莞车迷网,求乞新主子,跑官要官去了。本来想当宰相的,未能如愿,级别不比在明朝高,他当得没多少味道,当了三五年就不当了,反过来再去当晚明遗民,老死蒿莱。

陈年旧账
到了乾隆,袁崇焕与钱谦益之事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忠骨奸骨,都已化成灰。敌人已不为敌,当年死也不与清政府合作的人,都死了;死不合作,活却要合作,他们活着的子孙都拼命在考大清的官员了,去与满清政府肝胆相照,荣辱与共了。
可是乾隆,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洋葱霜霉病,他翻起陈年旧账来了。有天,他突然要给袁崇焕平反。乾隆在150年后将袁崇焕的档案公开了,所谓袁崇焕“通敌资敌”,其实没那回事。真相是,袁崇焕是明朝第一忠臣!当时所谓通敌,其实是咱们大清祖宗搞的反间计。明朝不给他平反,我乾隆来给他拨乱反正。
乾隆不但给袁崇焕正名,而且准备给他大奖励:“袁崇焕系广东东莞人,现在有无子孙?曾否出仕?著传谕尚安,详悉查明,遇便覆奏。”袁崇焕已斩草除根,没有后人了,只有一个远房玄孙辈,没做官;乾隆立即派人把袁崇焕这门亲属接上京城,给他安排了一个职位。
乾隆对满清夙敌袁崇焕恩遇有加,他对曾经成为满清功臣的钱谦益凶屋医生,是怎么对待的呢?
敌不是敌来,友不再是友,乾隆把袁崇焕请入神榜,却把钱谦益打入另册。他首先是把钱谦益的著作全部查封,并亲自起草了查封文件:“钱谦益本一有才无行之人,在前明时身跻膴仕,及本朝定鼎之初,率先投顺,洊陟列卿。大节有亏,实不足齿人类。”当年满清政府敲锣打鼓拍掌欢迎的识时务之俊杰,到了乾隆这里却是个禽兽不如的人了。及将“盛世修史”,乾隆始终不忘这个钱谦益,特地破了史记体例,增立《贰臣传》,将钱谦益与洪承畴同列贰臣,列为最末等,“钱谦益应列入乙编,俾斧钺凛然,合于《春秋》之义焉”。

翻案成风
对满清而言,钱谦益怎么着也比袁崇焕要有功劳。袁崇焕不但让清兵死伤无数,使满清建国推迟了多年,而且把乾隆的老祖宗努尔哈赤一炮轰了个病残铁马骝,因之而亡,可谓国有恨家有仇。而钱谦益呢,他率南明文武百官投顺,让战争早一日平息,这份功劳不轻。可是乾隆把曾经的敌人抬上神龛,把曾经的朋友抛入十八层地狱,这种认敌为友、认友为敌之举,是乾隆脑子进水了?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兔死狗烹?或谓,这是乾隆的英雄史观?
其实都不是,乾隆把袁崇焕和钱谦益颠倒,不是他昏了脑壳,不是他乱了手脚卢淑仪,不是他政策变化无穷难以揣摩,不是他闲着无事,为翻案而翻案,他心里明镜似的。他翻袁覆钱,有一套坚定不移的价值准则,用一个字来概括就是:忠。袁崇焕忠,“袁崇焕督师蓟、辽,虽与我朝为敌,但尚能忠于所事。深可悯恻。”钱谦益不忠,“夫钱谦益果终为明朝,宁死不变,即以笔墨腾谤,尚在情理之中魏渭。”于统治者言,没有比忠更高的价值观了,忠超越在亲之上,超越在祖之上,甚至超越在国家之上。
乾隆喜欢搞翻案,有段时间翻案成风。清兵入关之处,抗清志士史可法孤身守扬州,被俘拒降,高呼口号:“城存与存,城亡与亡,我头可断,而志不可屈。”乾隆某年秋天,翻阅宗室王公功绩表,看到了史可法写给多尔衮劝降书的回信,读后神经触动,马上就给史可法平反,追谥号为“忠正”,且写诗大力歌颂:“像斯睹矣牍斯抚,月与霁而风与光。并名复书书卷内,千秋忠迹表维杨。”

双重标准
乾隆翻案,并不只是为个别人翻,他提出要给四种人翻:守城战死与被俘处死者;不甘国亡而在家自杀者;抛妻弃子为复明而四处流亡者;至死不入新朝做官者。“凡明朝尽节诸臣,即同为国抒忠,优将实同一视。郑恩柏”同时给他们出台了褒奖条例,主要有:根据抗清者原来官职大小与抗清事迹影响大小行到水穷处,给予专谥或通谥;可以列入忠良祀,并由翰林院撰写谥文,容许立碑写传,乾隆给这些人平反的,多达三千余人。

乾隆皇帝画像
可与大规模表彰明末抗清者同时进行的,他大规模地打压与镇压当时怀明者。
明朝已亡百多年,这些人仍然怀念,不是更体现忠心吗?为什么用两重标准呢?纵观历史,罗织文字狱最多者,可能非乾隆莫属。他所办的文字狱的划线标准,一言之就是:不忠。不论是真的不忠于清,还是假的或者说他疑心不忠于清,他都是杀无赦。这里头乾隆有何指导思想?其实翻曾静案与翻袁崇焕案、翻钱谦益案、翻史可法案都是一脉相承的,都是以忠字为翻案标准。乾隆如此强调这个忠字,是很有深意的,既欲以之服务为当朝盛世,更有为末世早做打算: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清朝灭亡也是有时的,到那时候,谁将反清呢?清朝末世是需要钱谦益还是需要袁崇焕?乾隆当然得为子孙谋,为筵席散时预留空间焉,可以多一晌苟延残喘嘛。现在把这种忠奴观念树立起来,深入人心,成为大清子民的思想基因,那当然好。
与钱谦益的“进退无据”相比,乾隆是特别进退有据。当时招降纳叛,他意志坚定;现在尊敌杀盟,他目的如一。钱谦益反反复复,说明他有心理斗争窦万贵,可恨之处有可怜。一切都在乾隆的掌控中,猫戏猴,虎逗羊。满清把钱谦益、曾静戏来逗去,如此之进退有据,比钱谦益们之进退无据,更是可怕十二分。
(摘自《大河文摘报》、《暗权力:历史上的那些官事儿》 文/刘诚龙)
新刊推荐


2016-04-12  •  浏览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