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兰瑜伽乾兰--南岔情-文学与化学

乾兰||南岔情-文学与化学

欢迎你加入关注《文学与化学》的行列




  ——写给我亲爱的伊春师范校 (南岔班)部分同学刚才打开手机,首先,听到邵真江与姜桂文在微信群里的语音对话,深受感动,感动不已。说实话,同学情是人生最灿烂的一页,最美丽的真情实意。 接下来,我又认真听了黄嫂与刘国英同学的语音交谈,令人感动、感动不已,感动之余向你们致敬,期待伊春师范校(南岔班)的同学们相逢之日早些到来。 最后,听到我们可爱可敬的班长关淑坤语重心长的致辞,让我感受到同学情的温暖,这是一条实实在在,又有温度的感召令,召唤祖国各地、四面八方的同学们(南岔班)集聚在伊春,也许是南岔,也许是五营,也许是新青,也许是我们想去的某地。团结在伊春师范校政教专业(南岔班)关班长以及班委会的身边,共同回顾旧时光的亮丽与美好,再现念书时的迷人情景。如今,我们都老了,两鬓花白,脚步放缓,可饱含风霜过后的风采依旧,当伊春师范校(南岔班)学生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些许,我们毕业四十五年相逢时,将再度点燃青春的火花,让我们的同学情永放光芒。 2017年8月2日,我有幸在同学微信群里得知邵真江儿子大婚的喜讯(8月5日),又能与毕业四十二年的部分伊春师范校(南岔班)同学相见,这是上帝赐予我与同学们握手的良机,便快乐地登上东去的列车,满怀期待与想念。 车窗外,一路初秋的绿色,层林尽染,一路雾水飘逸,抒写我与同学们心心相印的美篇。嘻嘻,眨眼之间,南岔火车站到了!我站在有雨的站台上,远远看见一大早来接我的南岔同学,白丽梅、邵真江及妻子。 顿时,兴奋如潮,用一个字来表达心情,就是“亲”。虽说我们四十二年未曾见面,青春已逝,可割舍不下的同学情,让我们情不自禁地伸出双臂相互拥抱,拥抱四十二年的第一次相逢,拥抱伊春师范校(南岔班)的同学情! 初秋之雨下个不停,大雨点噼啪噼啪掉落在地上,洗涤着南岔大街小巷,花草树木。而这座让我眷恋的林区小城,曾经是改变自己人生的伊春师范校(南岔班)所在地,在我心里永远熠熠生辉。 我们的汽车穿行于雨中的街道,透过车窗往外看,南岔小城比起我们念书时的四十二年前题齐安城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至少南岔火车站通往南岔二中的那条坑坑洼洼沙石土路不见了。这种直观看到的城区变化,还体现在棚户区改造成绩斐然,林区职工居住环境得到彻底改善,高楼大厦逐年增多,如南岔客运站、南岔宾馆、南岔百货大楼、南岔移动分公司等,还有南岔区第二中学的校园曾咏仪。然而,令人刮目相看的,不仅二中校园高楼林立,操场面积硕大,而且教学质量超好,名声在外,家长都爱将子女送到这所中学念书,增加文化自信,迎接高考改变命运地大挑战。 不一会儿,我们在南岔一家叫柳林的宾馆下榻,由于天降大雨,且时间太早,宾馆没有其他客人,十分清静。于是,我们开始聊天,白丽梅跟我说,她漂亮的女儿一家四口住在北戴河,而她和丈夫老刘仍然生活在南岔,住在铁路职工家属区,早年间分得的老房子里,这儿有她的美好时光,也有宝贵的回忆,以及熟悉的发小同学、老邻旧居,实在不愿意离开。邵真江对我和白丽梅说,金山屯的张长贵同学马上就到,让我们在一楼餐厅等候。 不大一会儿,满脸笑容的张长贵,穿着长筒橡胶水靴,拿着一把雨伞走进餐厅,热情地与我们一一握手,并哈哈大笑地对我们说海蛎子汤,他把8月4日下午五点报到,误认为是早晨五点,就急急忙忙地乘坐第一班公交车赶来,还担心迟到呢。我们听了都哈哈哈大笑起来,说你当地主当蒙圈了吧?张长贵从金山屯(大丰林业局)办公室主任岗位上退休,承包300亩林地,每年在黑黝黝的土地上,大面积种植大豆、高粱、玉米、土豆等农作物,当地农业主管部门根据国家农林政策还能给予一定补贴。 我觉得张长贵很有头脑,很有主见,很有气魄,懂得如何利用国家给予农口的好政策,为国家、社会、单位做贡献的同时,个人也获得了经济实惠。我们都夸奖张长贵的大能耐,可他却说,总得给儿子留下点什么。我问张长贵,你承租这么多土地,又出钱赡养父母,照顾姐妹,媳妇是否有意见呢!他说,媳妇就因为这些与钱有关联的问题得不到解决而不满意,多年前与他离婚自己单过。张长贵与儿子生活在一起,也没再找个伴儿,复婚的可能性兴许存在,如星星之火,需要春风地吹拂。 我一直在听,听他们讲述从前、当下、今后一些掏心窝子地话,这就是我期待的同学情,能与你情真意切地倾述。一种岁月静好的画卷就此展开。 白丽梅跟我说,自己以前的公主生活,因为丈夫老刘的心血管毛病几经住院而停止,现在已经承担起照顾老刘的起居,关爱女儿一家,以及家庭建设的重任,去哪玩儿心里都不踏实,总是惦记着老刘咋样啦!
这时,窗外的雨停了,高空露出鱼肚白的天色,枝叶小草随风摇曳,绿植浸润着雨水,显得生机盎然,一片养眼的绿色。 中午,太阳出来了,蓝天白云,轻风阵阵,一股草叶泥土的芳香从南岔北山弥漫开来,陶醉了我的心灵,也陶醉了白丽梅和张长贵,以及邵真江一家人。大家高兴地说,晴朗的天空为婚礼送来吉祥!我们仨人与前来参加邵真江儿子婚礼的亲朋好友,在南岔月牙湖公园岸边的一家饭店举杯,预祝邵真江儿子婚礼圆满。 接下来,邵真江的弟弟开车将我和白丽梅、张长贵送到南岔区最高档的酒店歇息,准备下午去南岔火车站迎接伊春市部分同学和友好区部分同学,还有齐齐哈尔的秦士棣同学。这家高档酒店,让我没有想到如此豪华阔气,又是刚刚装修完毕,一切设施、物件、摆设都是新的。深红色地毯,洁白墙壁,干净被褥,已消毒的洗漱用具,都让入住者感到舒适、轻松、放心,可见邵真江对于我们,他的伊春师范校(南岔班)老同学热情诚意。在酒店,张长贵同学笑呵呵对我说,上学的时候,尤其在听课时,爱跟我开玩笑揭西信息网,动不动就逗我傻笑聂瑞平 ,可我倒是想不起来了,连模糊印象都忘记的一干二净,毕竟那是四十二年前的往事隔帘花影。 白丽梅,我的一家子,一笔写不出来两个“白”字,因而跟我关系走的紧密。嘻嘻,她念书期间经人介绍,就与现任的老公,铁路系统的全民职工刘姓帅哥热恋,我曾经陪白丽梅见过帅气英俊的小刘,小刘对白丽梅如掌上明珠,捧在手心,装在心里,啥家务活都舍不得让她干,连白丽梅自己都说以前不会干家务活就是小刘惯的。 自从几年前老刘生病痊愈之后,来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白丽梅挑起家庭建设的大梁,舍不得让老刘干一丁点儿家务活,就连同学聚会也不想参加,担心老刘吃不上饭,或者出现意想不到的问题乡村基加盟。白丽梅说,年龄越来越大,得好好照顾老刘,老伴儿老伴儿,就得老来为伴儿相互照应。白丽梅说的这些话,像电视剧里的戏词,暖心,有温度,又是“高大上”的精神境界具体表现。 快到下午一点钟,我们仨人从酒店出门,一路步行来到南岔火车站,迎接齐齐哈尔的秦士棣同学,秦士棣在伊春师范校(南岔班)是同学们的老大哥,有智慧,有主见,有能力,班级里其他同学爱围着他转悠,有啥问题愿意求助他。毕业后,他回到嘉荫县某中学,当上一名称职的中学政治课教师,教学工作有声有色,硕果累累。后来,因为工作方面的特殊原因,几经周折,调回齐齐哈尔市的父母身边,进入商业系统工作,负责大宗商品的调拨、销售、进货,彻底与教师职业分道扬镳。今年四月份,我在同学微信群里,看到秦士棣同学发一条信息,说白丽梅是他心目中最漂亮的女同学,不仅长相好看、乐观,而且身材修长。对此,我还羡慕嫉妒恨地回复,呵呵,秦士棣同学,你这也太伤我们女同学的自尊了吧!这次我和白丽梅见面相拥时,还善意地提起这事儿,她哈哈哈大笑地说,那时青春飞扬,眉眼靓丽,的确漂亮!我也这样认为。南岔火车站,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这儿是火车枢纽站,南来北往的火车都路过此地,也有旅客在这儿转车或者改乘汽车。南岔火车站,从外观建筑上看,没啥大改变,只是与我在南岔班念书时,增添一些电子设备,以及安检通道围栏与铁路执勤警察。我们仨人站在南岔火车站出口处双关图,一边等待齐齐哈尔至北京的那次旅客列车到站,一边交流在伊春师范校(南岔班)念书时的那些事儿。当然,甜酸苦辣,啥滋味都有,而难以忘怀的却是同学们之间的友情,青春的记忆。嘻嘻,张长贵说,他和李秀仁,还有来自嘉荫县陈成范同学跟南岔二中食堂的何姓管理员动手打架,升级版的斗殴,受到周老师和学校的批评,差一点儿记过。张长贵依然笑呵呵地夸张说,这根本不怨我们呀!要是现在的话,非把他打残不可。这一打架的情节留在心里四十多年。一声汽笛长鸣,由远而近,火车站广播也传出信息,我们接站的火车准时抵达。接下来,我们仨人翘首以盼,仨人目光聚焦检票出口处。陌生的旅客一拨接一拨从我们眼前走过,秦士棣同学你咋还没有现身呢?焦急的眼神,亲切地瞭望,又有一拨陌生旅客走出检票口,秦士棣同学你在哪儿?快快出现吧!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我们的视野,仨人同时大喊秦士棣,秦士棣!秦士棣同学面带微笑朝我们走来,并一一握手,问好。一股暖流涌入我们的血管,带着想念传遍全身,这就是唯美的同学情,一种无价之宝,精神财富,任何人都不能剥夺。我们一同起步走向南岔区最高档的酒店,邵真江为我们同学安排的住宿地点。在路上,秦士棣同学给我们讲述了他毕业之后的工作、学习、生活,既有取得的闪光业绩,也有无法挽回的遗憾。身体健康状况良好,有些小毛病也不太在意,就顺其自然吧!可老伴却不这样认知,每天关心备至,总是监督吃药,禁止喝酒。就在来南岔参加邵真江儿子婚礼之前,还电话给邵真江,让他看管秦士棣同学的酒量,以免一高兴贪杯,刺激脑血管扩张。我们去接站是三人,回来时是四人,别提有多高兴啦,要多高兴有多高兴!心里乐开了花。回到酒店,不大一会儿,我们四人一起下楼,来到酒店一楼大厅,与伊春市的关淑坤、高俊廷、黄再选、曲家顺、陈友、黄嫂、王玉兰、马淑清、陈金莲同学;友好区的马方、马嫂、谢世卿同学;远道而来的刘国英同学(桂林),还有当地的吕珍、田秀云同学相见,那种同学相见恨晚的激动是发自内心的,没办法抵抗的真挚情感,就像一团火!我站在一边不知所措,只是和谢世卿拥抱,目光凝固在她的脸庞,看看当年与我最亲密的学友是否依旧年轻好看,是否依旧温暖如春,是否依旧想念不忘初心的我呢!厚道的谢世卿依旧有条不紊,慢条斯理地和我拥抱、问候、握手,我与她的热切眼神里蠕动着四十二年前的情景,那种刻骨铭心的友爱,一辈子都不能忘怀。时光,像一把光芒四射的火炬,照亮我找回过去前行之路的方向;岁月,像一把美术刀雕刻着生命的年轮。那是1975年的春天,一个阳光普照的日子,一帮风华正茂的年轻人,伊春师范校(南岔班)的50名同学,先后来到南岔二中报到,由于是借读南岔二中校舍,师资也是来自该校,如语文、数学、政治、哲学、政治经济学、体育、科学社会主义、国际工运史、党史、伦理学等课程。周殿凤是我们的班主任,辽宁大学高材生康洪涛,哲学专业毕业,教我们这些师范生绰绰有余。我和谢世卿分配到一栋涂满黄色颜料的二层小楼,一楼5号的学生宿舍,房间里有一个用木板搭建的大通铺,能住几十人,咱俩行李挨着,铺位也挨着。后来,由于我们两人作息时间差异,我爱熬夜,她就帮我铺好被子。清晨,谢世卿起床早,就不耐其烦地替我从食堂打回饭菜,可我从来没有对谢世卿同学说过,谢谢你之类的感恩之言,心里却记忆犹新。同学们汇聚在酒店一楼大厅,有说有笑,相互问候,漫谈彼此近况。我看着同学们热情洋溢地聊天,心里也美滋滋地分享这种氛围。突然,看见一位和蔼而陌生的女士与其他同学亲密交谈,就问白丽梅她是谁?白丽梅哈哈大笑地说,她是南岔同学吕珍呀!你咋不认识了呢?四十二年前,在班级(南岔班)里,吕珍同学留给我的深刻印象,小女生瘦弱得像一道闪电,而亲和、爱帮助同学是她的优点,谁有困难找她都能OK。记得,那天我们无课,她带领我们几名外地女同学闲逛南岔街区,穿行南北马路,还快乐地登上学生宿舍楼后面的北山,北山上灌木丛多于乔木。几棵零散的青松特别显眼,青枝绿叶和挺拔硬朗的树干,象征小兴安岭林区职工的品格,那种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多做贡献的劲头。今天再见到吕珍,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姑娘了,晋升为奶奶辈分,发福的脸庞凝聚着生活舒心,子女孝顺,精神头十足,还有虔诚的宗教信仰。我拉回想象的风筝与吕珍同学紧紧地拥抱,一个劲儿说,你胖了,即使走在路上碰面也认不出来。这时,我要做的一件最有意义的事情,就是赶紧拿出手机给吕珍拍照,给其他同学拍照,并多次与谢世卿同学合影。顿时,酒店一楼大厅,只听咔嚓,咔嚓,咔嚓,这曼妙地咔嚓声,记录下我们部分同学相聚南岔的快乐,将永久留在我们的心里故剑情深。到了下午三点钟,我们同学在邵真江,白丽梅,吕珍同学的引领下,身披夕阳余晖,兴高采烈地走在南岔的柏油路上,穿过南岔街巷,不知不觉地来到一家专门举办婚宴的酒店聚餐。走进酒店婚宴大厅二楼的小宴会厅,我们伊春师范校(南岔班)同学,热气腾腾地围坐在一个大餐桌旁边,开始亲切交谈,聊同学之间那些事儿。坐在另外两个大餐桌的人,虽然我们不熟悉,也是邵真江的亲朋好友、发小同事。整个酒店小宴会厅高朋满座,气氛活跃,共同举杯祝福邵真江儿子、儿媳花好月圆,婚姻美满!在这样喜气洋洋的氛围中,班长关淑坤深情地对我说,你给我们同学每人拍一张照片,有美感、头像稍大,用于制作相册或者美篇,给大家留个念想。于是,我按照关班长的意图,尽心尽力地给参加邵真江儿子婚礼的同学每人咔嚓一张,留下值得回忆的笑容。这笑容是发自内心的、纯粹的、精致的,没有参杂一星半点的铜臭。没有不散的宴席椒江二中,在走回住宿酒店的路上,我们班主任周殿凤最看好的青年才俊高俊廷同学,他跟我说,班长关淑坤同学毕业后,事业蒸蒸日上,当上一所中学的党委书记,掌管百十人的命运,李建群每天处理一些没完没了的繁杂事务。这不,几十年来的劳累成疾,现在身体健康出现了状况,也无大碍。我们南岔班同学公认的大帅哥高俊廷,思维敏捷,说话锐智。可是,让我记忆深刻的一件事,在校期间,每天早晨领着我们围绕操场跑步,累得我上气不接下气,有时不得不停下来歇一会儿,喘一口气儿。高俊廷同学毕业后,分配到伊春市教育局组织部,先当科员后当领导。嘻嘻,高俊廷同学在市教育局工作期间,我借上一个大光,他全力支持我办理工作调转(新青调转抚顺)手续。伊春市教育局的人事处长跟我说,要不是高俊廷事先沟通,不会给你的申请表盖章,至少得留你在伊春市教育局工作几年。现在想一想,真得感谢亲爱的高俊廷同学热心帮助。当然,高俊廷同学在日后的多年工作中,并没有辜负班主任周殿凤的积极推荐,可以这样说,高俊廷事业有成,业绩突出,是伊春师范校(南岔班)同学们的杰出代表,我们为有他这样的同学感到骄傲,为他点赞!清晨,旭日东升,松涛拍岸,小鸟鸣唱,微风习习。我们同学一行十几人,高高兴兴地走到柳林宾馆餐厅用早餐。一杯热豆浆、牛奶;一碗绿豆稀饭、菜汤;一屉素馅蒸包、馒头片,还有切开的咸鸭蛋,金色蛋黄渗出金黄蛋油,以及多种凉拌菜,可口好吃。肚子吃得饱饱的,已转化为生命的能量,其营养指标一个劲儿攀升。我们汤足饭饱,走过街巷,沐浴和煦的秋阳,也看到连绵起伏的北山,被墨绿色沁染的巍峨壮美。一幅画,一段同学情。在通往酒店婚宴大厅的路上,我听同学们讲起黄再选同学的传奇故事。黄再选同学,在班级里虽然不是班级干部,可他身边总是少不了追随者,其中就有我一个。当时,自己觉得黄再选个头不高,很瘦削,却内心强大,而且可敬、亲切、聪明、有思想,每天跟着他转感觉愉悦,与他交往不仅有安全感,而且能学到很多知识,冥冥之中形成一种甜蜜的依靠。记得,我和谢世卿同学,还给黄再选缝洗过被褥,仅有的一次。在我们即将毕业的时候,突然间,我心中的男神消失在莽莽林海之中,失联的困惑藏在心底四十二年。在同学微信群得知,黄再选毕业后改行,与教书育人的职业说声拜拜,专心致志地从事房地产行业,高楼大厦在他主管的房地产公司经营下,由设计图纸变为具体实施,其代表作品我没有时间采访他,好像在伊春地区很有名望。在我看来,如果他不改行,应该是一名出类拔萃,深受学生欢迎的优秀教师。当国企房地产的老总,我觉得不是所有人都能掌控,辉煌的背后一定隐藏着心酸,以及只能在黑夜里讲述的故事。然而,黄再选有一位贤内助宛宛类卿,同学们亲切地管她叫黄嫂。黄嫂的五官端庄,可爱亲民的面相,开朗乐观的性格,还有一颗善良的心灵,很快赢得伊春师范校(南岔班)的同学们拥戴,大家愿意与她交流来往。同学们组织啥活动,她作为家属都能陪伴黄再选同学积极参加,因为黄再选的血管里埋了让血液通畅的支架。
四十二年后的今天,当我再与黄再选同学相遇时,差一点认不出来了,当年英姿勃发的帅小伙,已是满头白发,略呈发福与成熟。可他精神状态不减当年,依旧可亲、可敬、可信赖,依旧是我心中的男神。我一边听同学们讲述从前那些事儿,一边瞭望南岔区的北山,北山海拔不高,也就300米左右,可是北山上的青松绿树,记载着我们四十二年前,伊春师范校(南岔班)五十名毕业生热爱教育事业的情怀,为教书育人而勤奋学习,为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人才而拼搏,为了为人师表而修炼德行,为我们所追求的美好愿望而集结在这里,一个叫南岔二中的地方。“学高为师,德高为范”,孜孜不倦地读书听课,点灯熬油地复习功课,不辞辛劳地阅读哲学经典,那曾经的求知岁月,砥砺前行的张力,释放着青春地活力,鼓舞我们走过了冷清的荒原,弯弯的山路,还有欢歌笑语的校园。无论世界如何变化,岁月怎么折腾,我们的同学情永远留在灵魂深处,定格在1975年春至1976年秋的记忆中,像一泓瓦尔登湖那样清澈透明。我们像做梦一样,满怀喜悦的心情,跟随白丽梅、吕珍、田秀云的脚步,来到举办婚宴的酒店大厅,围坐在有“同学标签”的两张喜桌旁边。一边聊天吃喜糖,一边等候婚礼的正式举行。这个酒店婚宴大厅可容纳几十桌,甚至上百桌,来参加邵真江儿子婚礼的宾客、同学、同事络绎不绝,场面宏大而喜庆。九点五十八分,令人瞩目的一场经典婚礼,在南岔区老年艺术团奏乐《婚礼进行曲》声中隆重启幕。邵真江一家四口,在色彩缤纷的灯光照耀下,一脸喜悦地站在设计鲜亮的舞台上,与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见面。邵真江倾心激昂地致辞,表达了对嘉宾光临的感谢,我们也为新郎精彩的自我介绍点赞!点赞邵真江儿子的优秀。大约十点多,隆重、简约、喜庆、热烈的婚礼仪式,在悠扬的《圆舞曲》声中圆满结束。接下来,热闹欢快的婚宴开始,大家举杯祝福新郎新娘幸福吉祥,百年好合!这一大桌的美食,看着就心花怒放,赶紧品尝一口,真香!我们走出酒店婚宴大厅,漫步来到南岔月牙湖公园,满池子盛开的荷花,在阳光中亭亭玉立,如同美丽的少女,清纯、高雅、俊俏。荷花池塘,建有一座四根圆柱、飞檐翘角、琉璃瓦顶的凉亭与荷花相间,如诗如画。同学们一边欣赏荷花,那种出淤泥而不染的儒雅品性;一边开心地聊天畅想,聊天话题还是离不开同学们之间那些事儿;一边相互拍照留念,而最珍贵的照片是一张“全家福”。嘻嘻,我主动用P9手机给每人拍一张。看着他们的笑脸,甜在我心里,正是浓浓的同学情将我们聚集在林区小城——南岔。让我们心连在一起,相互惦记,相互想念,相互扶持。我们现在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站在不同地域望星空。休闲兴致正浓,白丽梅、吕珍、田秀云又将我们领到一家饭店,说是尽地主之谊,请前来参加邵真江儿子婚礼的同学们喝酒,也算接风洗尘。这不到一个上午就吃了三顿饭,喝了三遍酒,即使肚子鼓鼓的也得吃喝呀,这是同学情,一分心意卡通之窗,必须开怀畅饮,使劲儿喝,喝,喝!正值举杯之时,孙忠琴(南岔)同学来了,我们能见到她实属不易,理所当然高兴,因为她很忙,整天忙于她的宗教事务,就在酒桌上还念念不忘她的什么什么教义,给我们讲解宗教仪轨的作用,顺手还捏一旮瘩面包渣搁到我盘子里,也搁到其他同学的盘子里,并口口声声地说,这是菩提树下的圣果。从而,可看出孙忠琴同学的信仰是那么的虔诚,自律,慎独。在酒桌上,张长贵约请秦士棣同学到金山屯住一天,看看好友李秀仁同学。我有点不放心,同学们也不放心。于是,大家就七嘴八舌地劝说别去了,等以后有机会和同学们一起去。秦士棣说,念书时,他和李秀仁铺挨铺,哥俩好,这次他没来,我得去看他,因为想念!这时,邵真江来了,对同学们一个劲儿说,招待不周请谅解!邵真江同学在我们伊春师范校(南岔班)班级里,年龄最小,品行好,学习天天向上,又是文艺青年,同学们公认的大帅哥,格外受宠的“小老弟”。当然,也是我心中的偶像羽毛笛子扇。记得,我去百货大楼买东西的路上偶遇心中偶像,他约请我到他家小坐。邵真江的母亲为了招待她儿子的师范校同学,我,一个不显山不漏水的小女生,特意买一条五花肉,炒菜做饭。那一天,阳光明媚,晴空万里,好像是流火的七月。我们仅有一朵花开的距离,而这距离犹如一堵墙,一堵涂抹金黄色颜料,我十分喜欢的寺庙院墙。当我穿越时空,回望四十二年前的流年往事,如一本泛黄退色的线装古籍,一页一页地翻篇,可那同学情挥之不去。唉,唉,乾兰,给我们南岔同学拍张合照,这一声爽朗地喊叫,唤醒了我回忆的梦幻,拿起手机咔嚓,咔嚓,咔嚓,把他们的喜悦与美丽留住。我和刘国英同学,向喝酒兴致正浓时的其他同学告辞,恋恋不舍地先走一步,她去林区小城——乌伊岭,看望妹妹一家人。而我去离开了三十七年的林区小城——新青,看望妹妹一家人蕙兰瑜伽,以及生活在那里的亲朋艺友与高中同学。我引用一句“不要人夸颜色好,留得清气满乾坤”的诗文,结束本次南岔行的散记。


《文学与化学》
创文学之巅峰!造化学之摇篮!
《文学与化学》微信公众平台
征稿启事
《文学与化学》综合微信公众平台,创刊以来,平台获得了广大文学爱好者的认可,发展迅速,读者群体不断壮大,覆盖文学圈及社会各界人士,为了适应不同读者群体的阅读需求,将对微信公众平台栏目设置进行调整,增加小说、散文、剧本、书画艺术的比重。现面向社会征稿。具体如下:
一.文体不限
例如:
1、小说。
2、剧本。
3、散文、文学评论、游记与随笔。
4、现代诗歌。
5、古体诗词。
6、传记。
7、少儿文学。
8、杂文。
9、幽默与笑话。
10、回顾经典。
二.征稿要求:
1、投稿必须先关注《文学与化学》微信公众号,并留个人微信。
2、每次投稿1-2篇,字数不限。
不得含有色情和暴力等违反法律法规的内容。
3、投稿作者附200字以内简介,个人照片一张,电话、微信等联系方式。
4、各栏目根据需要开通读者留言与打赏功能。
5、本平台属于创立阶段,平台没有稿酬。
文章自公布日起,五天内单个赞赏金超过20元的(不累积计算),拿单个赞赏费的80%回报作者。
文章自公布日起,五天内留言超过500人或点赞超过1000或阅读量超过1500人的平台给予30元奖励,五天内留言超1000人或点赞超过2000或阅读量超过3000人的给予60元奖励。
五天之后,由于平台无法统计,不计算。
红包发出24小时后不领取,视为放弃!
6、新作旧作均可宝安义工网,但必须是原创作品,没有在其他公众号上发表过。拒绝抄袭,文责自负。
7、本平台,不向作者收取任何费用。
8、投稿采用周期一般在一个月左右,投稿后请耐心等待,勿一再催问。人力有限,未采用的稿件恕不一一回复。
9、投稿即视为接受本平台规则。请详细阅读说明后再投稿。
10、请你添加微信:d13787543086,能成为好友。
你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幸福!
11、从2018年3月1日起实施以下新规则:
文章自公布日起,五天内单个赞赏金超过20元的(不累积计算),拿单个赞赏费的80%回报作者,五天内总赞赏金超过100元的,拿总赞赏费的50%回报作者,两种不重复计算,就高不就低。
文章自公布日起,五天内留言超过200条,或点赞超过500或阅读量超过1000人的平台给予30元奖励,五天内留言超500人或点赞超过1000或阅读量超过2000人的给予60元奖励。
五天之后,由于平台无法统计,不计算。
红包发出24小时后不领取,视为放弃!
三.投稿方式
投稿邮箱:1834136305@qq.com
或duan67@163.com
加为好友后,也可微信投稿,微信:d13787543086。
须在邮件标题中注明投稿字样。
有问题可在公众号留言咨询,或加微信咨询。
投稿请先用微信扫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长按实现关注
《文学与化学》微信公众平台
2018年元月26日

投稿邮箱:1834136305@qq.com
或duan67@163.com
微信:d13787543086
谢谢您关注,请加微信

请点击下面链接谢谢阅读汴梁闲人||巫山一段云易凡||家门口那块青石徐银秋||千古奇书《金瓶梅》刘文霞||冷眼观《红楼梦》王东生 ||我不是坏女孩冰雪无痕||蝶恋花(10首)灵槎拟约||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


2016-12-24  •  浏览 (86)